愛情沒有值不值得

昨天與好久不見得樂樂相聚,分外開心,卻在歸途中聽說姚晨離婚了,簡直是晴天霹靂,讓人懵了的消息!剛開始以為是緋聞,是炒作,不敢相信,後來看到他們的聲明,才終於死了心,接受這個殘酷的事實了。

一段完美愛情的戛然而止,一段童話婚姻的黯然謝幕,或許有很多粉絲和我一樣,感覺愛情實在是難以預料,令人傷心,還敢叫人相信真愛和永遠嗎?待我清醒了理了理思維的頭緒,脫離悲觀消極的想法,其實錯的是我們,愛情沒有錯。因為,愛情原本就是如此,沒有保障,更沒有公平可言。

我不想去八卦一段感情結束的責任是男方還是女方,一千個悲劇就有一千個不同的原因,對於一對曾經彼此相愛的人來說,追究責任互相怨恨,除了讓回憶變得更醜陋之外沒有任何意義。我曾經深愛過一個人,當他選擇放棄我的時候,我哭過,鬧過,求過,道歉過,最後發現都於事無補,當愛情已不在,當感覺已經變化,任何人力都無法挽回。就像《如果這就是愛情》這首歌裏唱的一樣,如果我還愛你,如果我願相信你就是唯一,如果你聽到這裏,如果你依然放棄,那這就是愛情,我難以抗拒。

如果這就是愛情,本來就不公平,你不需要講理,我可以離去。在愛情面前,道理是空洞的,回憶是無力的,解釋和理由是多餘的。當初相愛的時候,沒有人去追尋相愛的原因,那麼結束的時候,也沒有必要去強求一個結束的原因。我至今都感謝那個人當初的“狠心”與“決絕”,如果不是他,我不會領悟到這一步,也不會走得那麼瀟灑,現在也不會擁有對愛情如此淡然的心態。如果我成全了你,如果我能祝福你,那不是我看清,是我證明,我愛你。

愛情,原本就是既能令我們滿心歡喜又能令我們心碎神傷的東西,它保證不了幸福,更保證不了永遠。如果你希望愛情只有快樂沒有傷心,希望它永遠勝放沒有凋謝,那請你不要陷入愛情。因為你需要的不是愛情,而是保險。從金融學的角度來說,我們做任何選擇和投資,都是有風險的,沒有必勝的把握。所以有人才說,只有願不願意。

在我充分認識愛情的危險性之後,我依然選擇繼續去愛人,繼續努力經營我和曾寶的愛情,不是我沒有擔心,沒有顧慮,沒有害怕,只是所有的這些,依然無法阻止我陷入愛情,我無法抗拒,這也是愛情。在此之外,我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讓內心變得更加強大,有勇氣有能力承擔最壞的結果,依然不放棄對愛情和幸福的希望和追求。

我在安然的喧囂罔聞裏思量

愛若有時,我願泛別癡念,輕攬那被古人吟誦得冰冷的古典愛情故事,讓我不再給予自己一個退縮的理由,無論是化蝶淒美的雙雙仙羨,還是那年年隔絕幸福的鵲橋想見,亦或者是葬花訴情的生離死別。在被時間停留的縫隙裏,將虧欠凝成香港夜遊看不見的漁線,於一排排的落寞文字中,垂釣著一世的滄桑,投身於一場不知結局的溫暖。

愛若有時,我願在情與幻夢之間,輕柔的卷起素箋,寫下一紙誓言,只因為那個千年California Fitness 黑店也解釋不了的情字,縱使反身對容顏,縱使流年不經盼,縱使青絲熬白髮美人遲暮間,對你也依舊不再改變。天長地久的緣分,隔絕的時間,我不知道又該為你許到哪一天?

愛若有時,我願蔓延的想念於史卷上鐫刻永恆的美麗瞬間。斑駁的流年燃盡了風華,常常在回憶深處立下你的倒影,那麼淺淡失色的顛覆流年,我又該用怎樣的琉璃色彩,才能燦爛你的一水長岸花?倘若人生的路可以於字裏行間倒轉時空,我們會不會在那時候就本能紮根幸福?即使歲月的句點至死方休也不會再改變。

假如愛有天意,假如愛若有時,假如愛,我們會不會勇敢的燃一場繁華,溫暖一染髮世重逢,以我心,換你情,如非黃土埋骨,便會守護彼此一個一世常伴??

悠遊在夕照的輝煌裏

這樣的日子,走進大自然,鶯飛草長,鳥語花香。從容的大地上,到處綻放著鮮花,無處不是沁人心脾的芬芳清香。人仿佛生活在童話的世界裏。久居鬧市,生活太呆板了,才有了如此深深向往。

走近夾石峽,心頭猛烈一震:竟是什麼昆蟲?飛鳥?唱得如此美妙動聽?分明是一曲響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徹天籟的交響曲。這才是一群真正為藝術獻身的藝術家!這時,湧出腦海的是一串串美妙詞匯:天籟之聲,高山流水,下裏巴人……唱聲,似乎專門為歡迎我們而來的音樂演唱會。我們竟如同外國元首一般,享受著最高規格的外交禮遇。

太陽雖熱烈得有點兒過分,但走進夾石峽時,就很是留戀太陽的溫情。峽裏,突然變幻成盛夏時光的空調房,冷嗖嗖,我們來得為時稍顯早了點兒?

雖然沒有數聲禮炮的隆重、威風凜冽依仗列隊從眼前鏗鏘走過,卻是miris spa好唔好規格極高。我們走到那兒,這唱聲竟然伴隨到那兒。一味的“吱—吱—吱”,但若要尋找到他們的影子,何其難也。

是站在高樹的枝頭?抑或是樹葉的陽面?他們到底是一付什麼模樣,我們卻渾然不知。在常人眼裏,這聲音似乎有點兒聒噪?甚至單調寡味?但我卻無絲毫的不適,反生出不盡的感激來。

從踏上晃晃悠悠鋼索橋那一刻起,這聲音就步步緊跟,不絕於耳。我默默作想,這交響樂團,必定有一個總指揮吧,要不怎麼那樣的整齊而宏亮?越唱越帶勁?這可是真誠情懷的直接抒發。行走在曲曲彎彎的峽間小路上,檢閱這頂級歌唱家藝術表演。此身既是特邀佳賓,又是觀眾,更是他們其中一員。盡管並不識得樂譜,自身的藝術細胞幾乎為零,但這絲毫不會影響極快樂的情致,更不會影響自己行將成為一位可愛藝術家的可能!

漫漫行走著,搖身一變,竟變成了一個藝術家。據說藝術的感受,妙就妙在一個通感上,耳濡目染的作用何等奇妙!如同大自然當年塑造這峽穀時一樣,可能是一夜間,就完成得如此幹脆利落,不留下一點人為痕跡與做舊偽劣。一切竟然是鑽石能量水 消委會那麼的順理成章,既和桑林之舞又不失爾雅神韻,渾然一起。

很是為這些天才歌唱家們鳴不平了。他們在不停為季節歌唱,卻無更多人來分享如此地道的季節美聲,豈不遺憾!他們如癡如醉賣力演唱,卻不曾贏得那怕一縷掌聲!他們怎麼就不罷唱罷演呢?

整個峽穀,除了他們的歌聲,就是他們的唱聲。

五顏六色的花朵信手撒落

星期天,又是一個好天氣!我騎上單車,駛出城市林立的樓群,直奔郊外。心情暢快,車輪轉得也疾。不一會兒,展現在我眼前的,便是一望無際的田野了。

春天真的來了!楊柳吐絮,小草萌芽,麥苗青青,大自然變得甩頭髮格外生機盎然。一條並不寬敞的鄉間公路,引我一路前行。盡管有點幹燥的春風, 一陣又一陣迎面吹來,不時吹起輕微的黃沙,但這並沒影響我此行的興致。想想晉代陶公有詩雲:“久在樊籠裏,複得返自然”, 心裏能不產生如魚得水的感覺?

前幾天,表妹來電話,盛情邀請我前往她所執教的一所鄉村小學。她師範畢業,分配到那裏,距我僅僅二十多公裏。那裏古樸自然,民風淳樸……這個季節, 她要帶我走進青青原野,賞滿地油菜花香。十裏黃花綻放,人在畫中遊,那真是說不盡詩情畫意……

我想象不出她那裏恍若世外桃源的美景,但我想象得出一個鄉村女教elyze價錢師此時的愜意之情。車輪滾滾,不知不覺,出城已一個小時有餘。柏油路面走到頭,又拐上一條土路。沒多久,田野裏開始飄來一陣陣濃鬱的花香,沁人心脾。放眼望去,真好像走進了又一洞天。廣袤的原野,猶如一張巨大的綠地毯鋪著。春姑娘宛如一位花仙子,舞動長袖,將……可能是她太偏愛黃色了,這張綠地毯上處處黃花錦簇,格外燦爛耀眼。

我禁不住跳下車來,推車前行。走走,停停。路邊的油菜花搖曳著小腦袋,總在使勁地向我點頭微笑,仿佛盛大節日廣場上參加大型團體操表演的少女們,在盡情揮舞著彩綢和花環。她們並不掩飾自己的幸福與美麗,在陽光下使勁張揚著靚麗的青春和活力。我就在花海裏穿行,在花海裏遊弋……走出一塊又一塊田地,卻走不出黃花的笑容;走過一個又一個村莊,卻也走不出黃花的芬芳。我獨自陶醉了!陶醉在如此盛大的歡迎儀式上。怎麼也未曾想到,造物主能給人間創造出如此壯觀的美景……

我此時沉浸在花海花香之中了!可鄉民們沒有。他們仍在田間澆水,在麥田裏拔草,或在菜地裏播種。城裏人喜愛的是花兒,乘興而至,出城踏春看花,正所謂“香風十裏動京城”。而鄉民們渴盼的是果實,辛勤勞作,以待花開之後的收獲。江山如此多嬌,他們用粗壯的雙手,於無聲處,竟點燃出這樣一個綠油油、黃燦燦的春天啊!

我後來迷失在花海花香之中了!身處異鄉,不知道究竟該走哪條路了。一個挖野菜的品牌推廣公司少年熱情指點迷津,我才再度上路。

終於到了表妹所在的鄉村小學!一路跋涉,我似乎“曾經滄海”,任她怎麼勸說,也不肯再跟她出門看花。靜悄悄的校園裏,我們倆蹲在籬笆牆邊的菜地上,拔一把無汙染的純天然綠色植物——蒜苗菠菜,又從壓水井中取水洗菜做飯……正午時分,再就著滿院飄溢的花香,從容享用一頓鄉村裏的午餐。那味道,豈不比當年陶公“采菊東籬下”更為“悠然”?

人若有幸,不妨也當一回鄉村人。

誰在沉醉中倏然驚醒

時光悠然,夢,在一排雁鳴轉身的時候,早已駐足於三月的屋簷。

那些糾結的歲月,隨著一抹青花渲染成色,將一份久違的牽絆,輕輕解開。一端,牽住如煙的昨日,一端,系在淺淺的希翼裏。只是,隔著這一醉中倏然驚醒,將一杯婉約和著驚顫一飲而下。誰又會支著一盞執著,不簾的素韻,將一杯婉約和著香港seo公司驚顫一飲而下。誰在沉改初衷,靜候到天明。記憶沿著時光的軌跡,細細尋找,渴望在某一處的轉角,遇見一生的摯愛。

期許,在一處光陰裏,拾揀一枚素年錦時的暖香,相攜左右。你,是前生的一朵水蓮,總是在清晨的露珠中,額首含笑,淡然塵事。在紛擾中,尋一箋清淺,聆聽四季的,媚與殤……而我,在一瓣迎風的香,跌入掌心的刹那,便注定,今生,因你燦爛。一襲瘦瘦的相思,輕繞心扉,矜持幻化為永遠,幻化為,今生的難舍難了。只因,那一次回眸,那一次,短暫的相逢,一些情愫便柬埔寨旅行團久久不能釋懷;宛若,安置於懸崖的一記期盼,曆經風華,在一抹春風的到來時,雀躍成舞。

將一些滄桑,盡藏於心,依舊為你,留一簾純粹的水霓雲裳。

一處青花曼妙,一曲淺吟成色,一頁飛塵若夢,在一處清淺中,執手相看,陌上春秋。誰的笑,如煙花,絢爛成景;誰的夢,似輕翼,穿越月色,和著清淺往日小斟慢酌。往事,夾於書簽,成一瓣橘色,於寂寞成鄰,荒蕪了一窗蹩腳的相思。

掠過繁華,獨處一簷寧靜,任姹紫嫣紅與春,耳鬢廝磨。然而,她,終不是一幅水墨的委婉,終撈不起,一彎醉著不願醒來的情懷。也終無法體會,相思入骨的,纏綿與痛徹……鉛色的過往,依舊溫暖,而你,卻走進昨夜陶瓷曲髮淺唱的音律中,漸行漸遠。以至於,那些兩盞三杯的惆悵,在時光的輪回中,早已撫慰了寂寥的光年。或許,一些緣分,錯過就已不在,或許,一些相逢,轉身便是一世。

只是,那些篆刻於時光碑簷的記憶,依舊烙下,彼此不願舍棄的一瞥溫情。

或許,我不是你的一記溫情回望,而你,卻早已是我的,百回千轉。 如若說,一段文字能銘記一次心動,我願傾其所有,典藏與你的瞬間凝視;如若說,一箋感覺能鎖定永恒,我願借一筆濃墨,飽蘸一腔婉轉心事,畫於案前。

只為某年之後,再次翻閱時,眉心暖出無悔的淺笑……

攥緊陽光下這一縷未曾消失的暖意

陽光燦爛,陽臺的太陽花迎著太陽開得正豔。涼風沁人心脾,在這個清爽的上午,我終於可以坐在陽臺的小桌前鋪開素箋寫字。

身旁的太陽花無語相伴,風迷離吹過,一地寂寞的茉莉落葉。夏花隱退,太陽花是秋冬鑽石水季節陽臺上的主角。看到太陽花在落英繽紛中恣意盛放,像是看到自己,在劇終人散的舞臺,漫舒廣袖,墨舞流年,延續著舊夢。

扣著的耳機響起天籟的琴聲,是這曲深情懷舊的《憶愛》。音符像落葉飄落的水面,微漾柔波,層層記憶展開,遙遠的不再遙遠,飄散的又再次收攏……停筆靜聽,塵纓淡濯,內心隱秘的琴弦被輕輕撥動。感覺時光流轉,恍若回到昨日與你對坐,相看兩不厭,沉醉竟不知歸路。好像你傾付過的柔情,早已凝固在這些花葉間,此時,我可以觸手可摸,感知溫情的存在。

你一直未曾離開過,不是嗎?這樣的一種感覺,是你留給我的溫暖依靠,是艱苦DR-Max教材生活中一時的甜美幽憶,是你看不見的思念和牽掛……

我想,我又開始犯懷念的錯誤。記得昨夜,是那樣堅決地離開了某處繁華地,乘坐最後一班車,回到孤單的境地,回到這處僻靜的花園,靜默地坐在太陽花叢裏,漫寫有關愛的記憶,以及我的喜歡。我習慣了不被打擾,習慣了生活的深處,有這樣的一種感覺伴著我,燙貼四季,自知自足。

愛在靜處,是屬於自己的繾綣和淒美。人生的顛踣坎坷,歲月的風雨刀霜,拒絕你的憐憫,獨自承擔。因為我漸漸明白,我不是你的愛情彼岸,只是你生命的客人,終究會過而無痕。但是,若我還記得昨日你的柔情,我想,你也應當不會淡漠忘記,我曾經站在花叢中的笑臉;不會忘記我用柔弱的手安撫過你的落寞;不會忘記我且歌且吟,溫暖你兩個冬天的寒冷;你怎麼會忘記這張樸素桌上那一篇篇,我為你寫下的愛語……

只要你記得,這段感情便是完美。我們的人生,很多事情稍縱即逝,很多邂逅鑽石水過眼雲煙。如果說能夠在滾滾紅塵中相遇,是一種幸運,那麼能夠在經年後,被一個人獨自倚窗安靜憶起,深深記得,便是一種莫大的幸福。當時光鏤刻了永恒愛的記憶,心裏藏著的那點遺憾,那些累積的微傷,就像拂去衣袖的灰塵那樣輕輕拂去吧。生命中重要的是自己愛過,在愛時已經擁有。路易斯·普爾達羅說:“從被觸動的那一刻開始,心靈就永遠不會幹涸了。”

是的,相遇你,我才發現自己的富有;因為愛你,我才有了寫意的生活,才會以寬容的心對待世間的一切。其實,早已不在意你是否感知我的感情,不在意寫下的字句是否會有人擊節領會。我一直只是想在散場後的舞臺,在花開的溫柔裏,笑著以愛渡世事的河,以文字作心靈的歸宿;笑著想你……

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給你

一秒鐘綻放,輸掉了半輩子的堅強。卻未曾見到地老天荒,兩心不忘,徒留滿眼煙火燙。誰在流浪,半寸淒涼,寫成殤。紅油紙的傘啊,瑟瑟的說了一句:請原諒……

紅塵多少無常事,堂前風過雨如煙。縱一紙流觴,舞半生輕狂。聽簫聲漸瘦,度禪心一念。遠山水無色,近月朗雲稀。簽今世之約,等來生補齊。被你念著就很開心,被你愛著就很滿足,被你寵著就很幸福。原來愛很簡單,就是雋景怕我亂猜,你說:不睡了,陪你好不好,省得你瞎想。

就做一滴清露,在你心裏流淌,晶瑩剔透,溫婉如玉。就做一朵小花,素色,淡淡的馨香四溢,開在你心裏。都說情字最傷人,若是只聽煙雨迷離,春草寂寂,那心如死水,浮生還有什麼可以汲取?落花為風瘦,朗月伴星移。只待你執筆,落墨兩相惜。

雲來,雨伶仃,風過,煙鎖城。尋一片四葉草吧,秋色依依,就這樣Dream beauty pro 好唔好放在掌心裏,與你對視。影子在彼此眼中對折,一個你,無言;一個我,不語。風起了,夜是冷的,眼角不經意淌下一行淚,燙傷了發髻,只因思念有些感慨而已。把手放在胸口,讓溫熱傳遞,也許此刻你在夢裏,而我醒了,開始念你。

一顆千瘡百孔的心,一個纖弱的身影,一雙憂鬱的眼睛,一枝浸染了血色的筆。已經很努力靠近你的暖,卻還是總是不經意拿起劍,給你傷痛的記憶。有很多時候,那個字到了嘴邊,還是吞了下去,因為不夠深刻,我不要它落地,就忍雋景著不說。

欣喜著你的欣喜,珍惜著你給的記憶,偶爾也會逃離,怕丟了那個孤單的自己。卻忍不住念著你,醒的很早,速度的閱讀然後動筆,是為了多點時間陪你。縱容你的壞脾氣,甚至有些寵溺。累了,真的我有些累了,雖然渴望那份暖,可是總是意外發生措手不及,我想一直睡下去,什麼都不理。

逝水流年,欲剪半尺煙雲,把一卷相思讀成雲水禪心。借一簾風,掃盡庭前落花殘韻,從此紅塵淺書一抹雨深深。只願在你心底留個位置與我,方寸之地我是唯一。用最純靜的墨,寫下不老的情詩,就算合上手指,仍有不舍的一見傾心。若是運筆,萬物皆是是詩,萬念不離情。尋一靜地,了然入夢。你在夢裏,我在你心中,此生再無求。素顏,素色,素筆;莫問,莫擾,莫離……

雖然只有兩行淚,卻把心全部浸濕。給了你開鎖的鑰匙,你卻讀不懂我的心事。無法完滿的解釋,命中注定的相識,為何你不懂愛情不是山盟海誓,更不是那簡短三個字,是不離不棄的相依,是兩心輕碰的相許。只想把你的名字刻進我的姓氏,風裏雨裏不會走失。

喜歡夜的清寂,可以把心事一遍遍翻看。也怕夜的漫長,因為只有一個孤獨的自己。或許經曆的太多,越來越安靜,怕吵,甚至在逃離人群,就默守著心靈方寸之地。不愛言語,已經很沉穩,這於我以前的性格正在背道而馳。有些相遇,一眼便入了心,有些徘徊終不見底。當一切被我簡單到了清零的程度,真的對生活無求,能動,溫飽即可!或許在別人眼裏這是頹廢的,可我沒覺得有什麼不好,做力所能及的事,自食其力不依附,不依賴,足矣!

心很多時候是空白的,回憶也是,若不被人提起,我都已經開始模糊。就是寫字的時候,腦子心都是空的,隨意敲擊,寫了什麼自己都不知道,若是不小心刪除了,根本不記得寫了什麼。今夜,有些心疼了,但是沒有哭,失眠了。數星星看看可以數到幾,明天會把答案告訴你……

對著窗子一直發呆,數星星就只數到一。因為眼裏就鎖定一處,目光不曾移動半分。苦和熱同時從眼裏流出,順著眼角淌進嘴裏,我中毒了!掛念著一顆星星的心事,一點點忘了自己,甚至停止思考。赤裸裸的疼,無法喘氣,就按住胸口,用力錘了下去。如果刺心可以讓人清醒,那血劍封喉的感覺,怎會讓時間都開始模糊,鐘擺不停的嘀嗒,每一下都落近心髒,清晰再清晰。有些恨自己了,想要暫時把筆擱下,讓倦了的心停止思考,少一些疼痛,我想我真的需要休息。

但相思莫相負,浮華三千春風幾度。隔岸煙火誰救贖,竹影搖曳寄箜篌,飛花雲水露,朝朝暮暮。渺渺檀香煙鎖霧,情思千縷為誰苦?莫問情為何,為君癡念,終難悟……

紅塵多少事,誰是誰非為誰累,輾轉之間為誰犯下了情罪。一念情入骨,一念黯相隨,心反反複複把夢重鑄,卻換來淒美的謝幕。誰贏誰輸,只是孟婆湯一碗,掌心環顧,飲下就忘了所有的苦,再沒了糾結的欲虐天翻地覆。當寒若九幽風,隨手就可以拈花入骨,當暖若三春旭,一紙詩文就全無。哎,一聲長歎湮滅相思引,一曲低吟多少憂傷複出。最痛不是哭,是眼淚都化作虛無,任你怎樣都無法安置心的去處。

那孑然匯聚一身的美好

目光,還停留在久遠的夢裏,而腳步已然臨近了初冬。曾經水韻豐盈的故事,被靜靜的存放在某一本書頁裏,也應該是蒼山水寒,塵埃落滿,再不複翻閱。俗世裏的我們,往往會盡以極致的去追求一份所謂的情緣,而在交付的途中maggie beauty 暗瘡忽略了自身的存在,結果,被孤單的寂寥一層一層的掩埋,終是無法抵達那個遠山。

或許,世事本就是如此,無需傷感的緬懷,亦不必太過於執意。別管,陌上的季節是不是已經蒼白,別問,草青草黃了多少等待,只讓這溫涼若水的心緒襯托著窗外的寂靜之色,將一首老歌反複的在記憶裏循環播放。一直唱到柔情漲滿,唱到思念濃烈,便可不辜負心中那段花開的時光。

某一時,喜歡寫塵緣。說,緣是紅塵三千的煩惱和寂寞。緣是五七八載的願景村 洗腦韶華終抵不過歲月流轉。緣是深秋時節一場初雪飄落的小令。緣是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。某一刻,依舊喜歡寫塵緣。說,我眼中的緣,與煩囂無關,與冷暖無關,它可以是一碗素粥,一碟鹹菜,一杯白水,一盞清茶,讓混沌止於秋水長天,讓蒼茫的煙波都隨風飄遠,讓所有的明媚都只管靜靜的開在眼前。緣是兩個人,一方天,人海裏遇見,時空裏相安,念生著愛,愛生著眷,只需十指相扣,愛的眷念便是入心的纏綿。我篤定,這極盡煙火味道的塵緣,便是內心恪然靜守的一世歡顏。

我祈望,那個時間安穩的瞬息裏,我不只是想起了某年的那一次相遇,一定,還有某些塵埃落定的記憶,在清涼的靜默裏被一並的念起,於是,忽然間一頁紙片上飛起了難以平複的情緒,如銀杏葉漫過街道時慌冷無助的足跡。紅塵,是一程繁華與眷戀的交集,偶爾會因為一場深秋的雨模糊了季節的美麗,所以,當葉子泛黃的時候,我也只是將一些深情的句子輕輕的陳述至點到為止。

因為,沒有人可以真正的明白那些在文字後面的堅守與執意,是如何亦步亦趨的走過著生命的軌跡,倘若明媚或憂傷都是萬物生長的規律,將馨香寫上光陰的底色,情意,隱進流年的巷陌,將衰敗與豐盈都極其素默的演繹,那一場宿命的邀約,這一次歲月的迷局,終有一天,不會散落了一地,會成為我心裏永久典藏的秘密。

一些好的物件,在活色生香的光陰裏遇見,似眉端赫然盛放的花火,總是會讓人雋景 課程忍不住的怦然心動。哪怕,只是一次很短暫的邂逅,然後又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被湍急的沖散,或許忘記,或許記得,亦都或多或少的美化了一瓣心香。於是,開始想象,開始用素淨的筆墨,描繪那些浮動著暗香的畫面,讓明媚的笑容溫暖著記憶的詩章。

就如,一個人迎著面走來,仿佛,是春風的颯爽,夏雨的幽靜,秋陽的明朗,冬雪的飄逸,在眼裏,在心裏,在悠然恬淡的光景裏,無論怎麼看,都是翠生生的一種喜歡。

很久以來,我安然的享受著好友們贈與我才女的稱號。其實,我深知,我並不是一個會寫文字的人。我無法讓自己安靜的坐在一處,用平常的格調去陳述一些事情,更加無法徹底的敞開心扉,讓自己的心路晾曬於時間明烈的光線裏,因此而等待著被世俗風月完整的剖析。我只不過是借著文字這個虛幻的契機,發泄著我所謂嘈雜的心緒,以及塵埃落定的一些舊事。一種,經過了時光遷徙之後的心境,不斷的牽引與複蘇,不斷的掙紮與背離,我說,那是一個從陰暗轉為晴朗的過程,讓一顆心在反反複複的交錯中,或結痂,或蓄意待發,都情願跟隨流年的光線靜靜的發芽,又輕輕的放下。

對於某些境遇,似乎從不需要刻意的去尋找,就如一季花期,一場冬雪,只管紅紅粉粉的開,只管清清白白的落。總有一天,都會在我的指間被清晰的印證,又被安安穩穩的折疊起來,似清風繞肩,似落梅如雪,似花影對月眠,似陌上濃情徐徐歸。若是,一切的記憶,都可以如此這般清晰的記得,然後輕松的忘記,恍若此刻,一首輕緩的音樂,一句溫軟的對話,宛如是隨風飄來淡淡的清香,卻是我最清寧靜美的時候。我欣喜,命運恩賜與我的這種尋常況味裏的深刻,竟然不必大費周折,即可容我明媚靜握。

我說我要懷揣著感恩的心走過這個秋天,在這一季行色匆匆的水色時光之中,不僅要笑對溫良做花草樹木中一個極盡優雅的看客,還要在流年漸漸深遠的歲月裏學會著堅強,學會著寬容,學會著原諒,學會著遺忘。

紅塵,有那麼多繁瑣的故事等待著有人開啟,有人翻閱,有人記錄,從而完成華麗麗的篇章,倘若,薄薄的紙箋無法自成一冊華美入詩入畫,那麼就要學會堅強,如塵埃幹裂再也無法供養生命的體溫,只得在頑石上開出嫻靜的花。命運,是世人心中以佛心佛念超度的輪回宿命,所以想來他是公正,山一程水一程的恩賜,斷然不會厚此薄彼,縱然某些境況與你擦肩而過,並不是塵緣太深人心太淺,終究是福薄無法再入戲,所以學著寬容,才可不辱此生。

每個人,都有權利選擇所向往的生活韻律,日子或平淡,或奢華,都是內心珍藏的最美時光,如草木深深的渴望,不會因為某個人的轉身就停止了生長,你若懂得,就當試著學會原諒。在光陰深掩的寂寞裏,誰的不經意又打翻了前塵舊夢的哀怨,於是遠山與近水都裸露出涼白的曲線,任憑時間肆意的刪減,我僅以尋常的心祈願,所有的回眸和擦肩都只是塵俗不可更改的緣,感動和眷戀亦都是因果明滅,最後,不得不在漸行漸遠中遺忘入荒年。

我堅持到底的是不是我最終想要的幸福

我一個人追逐,封死了所有退路,賭上我一生的幸福,你怎麼捨得讓我輸!

冬天,總是來的那麼突然。在我還沒准備好過冬的時候,凜冽的寒風已經maggie beauty 暗瘡吹透了單薄的衣衫。最近,究竟為什麼在忙碌,自已也理不清了。總覺得,一直追尋的不應該是這樣的一種生活。我追尋的應該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?越理,越沒了頭緒!

深夜,總是一遍遍問自己:我要的是什麼?我為的又是什麼?一直都希望,自己能做個簡單的人。做自己想做的事,活出最真的自己。小時候,我們曾經那麼的幸福,是因為我們太簡單。長大後,簡單卻成了最不簡單的事,所以我們才會變得不再幸福。如果你能簡單,那麼幸福就是屬於你的。

生活中,能讓我們相信的東西越來越少。總有些事,讓人百口莫辯,總有些東西,讓人有雋景口難言。有時,總覺得人活著真的好難。左轉,還是右轉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向。有誰,肯為誰改變?又有誰,心甘情願為誰奉獻?

人生若只如初見,這句話,不知道有多少癡男怨女放在心底默念。悲歡離合,冷暖自知。在茫茫人海中,我總是執著地尋找,找那個所謂的對的人。但一見鍾情的浪漫,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能遇見的。因此,它顯得格外的珍貴。特別是對我來說,尤為珍貴。

一個淺笑,一份眷戀,夢了多久,盼了多久?塵封的記憶,於夢裏延伸,我的一縷情愫,你是否還會記得?好在,我是那個安之若素的文人,能夠在疼痛的時候,抱一杯香茗,俯身文字,拾取一些暖意。輕扣心房,我也不知道,遙遠是不是有盡頭,但我始終都會在這裏祈念:許你一世安然……

最近,感覺自己越來越害怕。害怕相聚時,你看到我會有陌生感……害怕你的模樣,已變得和我腦海中的不一樣……害怕你我聊著聊著,突然沒有了話題的尷尬……害怕離別時,讓你看到我憂鬱的眼神……我更害怕模糊的雙眼,在人海中找不到最愛的那個人的身影……

寂靜的夜,聽著老歌,寫下這段文字。你可知道,我的字裏行間,為你收藏了多少相願景村 思的淚滴?追尋流年裏的溫度,往事,已不能收放自如!對你的思念圍繞在身邊,一點一點,那是一份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的極致溫柔……

回憶往事一幕一幕

有一種愛,愛的很深,愛的很真,但是看不到對方的容顏,觸摸不到對方的身體,感受不到對方的體溫,聞不到對方的氣息,只能站在各自的世界裏,撐著屬於彼此的同一片藍天,借著同一縷陽光將愛深深埋在心底。有一種愛看不見,摸不著,卻已不知不覺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一但消失,一旦被割舍,那種失魂落魄,那種不甘與不舍,就象遺失了最心愛的東西徘徊在路邊的茫然與無助。找不到回家的路。

有一種愛也曾痛苦過,掙紮過,心讓痛攆過,但卻永遠追不上幸福的腳步,抓不到夢境中模糊的背影,如果有一天這種DR Max 好唔好愛象斷了線的風箏,請原諒我這顆痛苦的心,但我依然感謝今生與你在幸福的瞬間相遇。有一種愛是觸摸不到的愛,有一種戀人稱為觸摸不到的戀人。它們就象天空與雲,如果沒有了雲,天空會不會寂寞?如果沒有了天空,雲該到哪裏停泊?如果沒有了你,我……一定會寂寞!如果沒有了我,你心裏會失落嗎?

今夜,又是個讓我失眠的夜。腦海裏穿梭著全是你平常的笑容、你的溫柔、你的好、你的壞,你的一切一切……幸福甜蜜中有浪漫的心酸,疼痛中有感動,失落中有欣慰,美好中有不堪,不斷幻想著,甚至我在想,如果有一天我如果突然失憶了,什麼都不再記得,什麼都忘記了,但,我最不舍的是我和你之間的回憶,無論是甜,是苦,還是痛,我都不願意去忘記。回憶,美麗的回憶。我始終不能讓你為我停下腳步,凋零的花瓣一片一片,那就是我們的結局。在彼此吸收完養分後,終將各奔天涯。其實,相愛就是一場無謂的迷魂,是一場再簡單不過的****遊戲。

其實,故事就象一首主題歌,愛情只能有一個結果,愛情故事裏的我,哭了、笑了、痛了、淡了、忘了。然後我把自己的心藏起來,再也不見。?在這寂靜的黑夜,微涼的空氣中聽自己的呼吸,連呼吸都是痛的!任憑眼淚濕透了整個孤寂的房間,此時此刻,心,是多麼的孤寂無力。好像我已遠離了這個世界,去了另一個冰冷的國度。到現在終於明白,愛,其實就是盛開在懸崖邊的罌粟花,美麗而含有劇毒。當你發現有毒時,你已永遠無法再回頭!夜已深,風微微的吹進窗來,沒有一絲的溫暖。獨自倚靠在床上,身體承受著微涼的空氣,這如水而冰冷的夜色漆黑一片,此刻自己的腦海裏,思緒萬千,誰會在這個黑暗孤寂的夜中奮勇掙紮?坐在藍色的電腦屏幕前,纖細冰冷指尖隨著自己的心肆無忌憚妖嬈的飛舞,滴答滴答的一聲一聲……一種透明而如水般的液體滴落在電腦鍵盤上……

這是誰的眼淚?我的?為什麼我會有淚?對!這是我的眼淚,相思的眼淚!

也許,我已經愛上這樣的夜,我也愛上了這樣的孤單一人的日子,對我來說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,但,我無時無刻充英語大使推廣計劃滿了悲傷與無奈,這樣如泣如訴的歌曲,對我來而言是無邊的痛楚與心殤。一半憂傷一半明媚的女子,在這個寂寞的夜晚褪下白天那人前幸福的偽裝,我依然是我,那個憂傷的我,從未改變過。輕輕的閉上雙眼,眼淚順著眼角輕輕的滑落。心,除了痛還是痛,還是那種撕裂的痛。?不知道,在這樣的暗夜裏,這個塵世間,還有多少女子如我一樣?喜歡用蒼白的文字演繹屬於自己的孤獨與美麗。只是知道,在這寂靜的夜裏,我已習慣了用冰涼的十指敲下這些文字,讓自己的憂傷在這些文字裏蔓延綻放成為一種極致的美麗。

此時我的心好累,心在哭泣,我想你了,真的好想好想,我哭了……你會心疼嗎?以後的每一天裏,你的生命中不再有我,一定不可以記得我的存在,我的痕跡,因為我害怕你會失落,會難過,會想我,習慣了我每天的電話,每天的留言,我的胡攪蠻纏,我對你的依賴。當一個人的生命中習慣了另一個人存在的時候,即使沒有喜歡和愛,他依舊會感到失落,會有點難過,會想她,雖然我是一個喜歡嫉妒,脾氣很大,霸道,又蠻不講理的小孩子,但是我依然希望你過的比我好,希望看到你幸福的過著每一天!我也不再是自己,以為遠方的風能吹散我的痛!以為黃昏的天邊有渴望的溫柔,只是我這顆無DR Max 好唔好底的心從此沒有人能懂,帶著我心痛的夢!這一程情深緣淺,走到今天,已經不容易,輕輕地抽出手,說聲再見,真的很感謝,這一路上有你。曾說過愛你的,今天,仍是愛你。只是,愛你,卻不能與你在一起!再見了……

Just another WordPress weblog